從《三體》到《盜墓》,IP版權“白菜價”時代的后遺癥

水煮娛
2019
06/20
13:40
指月
分享
評論

《三體》又要有開拍消息了,這次是劇集。廣電總局5月電視劇備案公示顯示,電視劇《三體》通過備案,報備機構是上海游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預計2019年9月拍攝,制作周期12個月,共24集。從內容提要來看是《三體》第一部的內容。

游族手握《三體》版權多年,一提到就不得不想起跳票多年爛尾的《三體》電影。2014年電影版立項時宣布由張番番導演,馮紹峰、張靜初、吳剛組成主演陣容。2015年,片方宣稱電影《三體》的拍攝工作已經基本完成轉入后期制作,當時公布電影將于2016年上映,海報有著“2016 coming soon”的字樣。

2016年跳票之后,制片人曾經聲稱上映時間不會晚于2017年,后面的故事就是一片空白了,電影項目完全杳無音訊,反而是媒體曾經在2018年初傳出亞馬遜有意《三體》改編版權的新聞。當時英國媒體《金融時報》報道,亞馬遜正商談購買劉慈欣《三體》版權,計劃制作三季電視劇,項目總投資高達10億美元。隨后游族聲明了版權所屬,亞馬遜重金打造三體的新聞也成了一陣風刮過再無下文了。

至于游族的《三體》電視劇備案,在2016年就出現過并同樣通過了審批,本次能否成功拍攝、能拍出什么樣來,顯然也都是未知數。

從《三體》到《盜墓》IP,版權歸屬混亂的后遺癥

《三體》IP影視改編的遙遙無期一直是書粉心中的痛。在粉絲們追捧《水滴》《我的三體》之類的原創網絡作品時,其中顯然也包含了對國內《三體》影視化的怨念。

《水滴》片段

這種怨念不僅存在《三體》上。2010前后幾年開始的IP改編潮流中,當時的頭部IP作者沒有能夠為自己的作品進行整體的運營思路,影視改編權混亂地散落在網文平臺、影視公司甚至作者之外的個人手中。

不少知名作者因為寫作早期對版權的無知而輕易低價賣掉了改編權:如《鬼吹燈》系列的作者天下霸唱就曾經公開表示自己是“灌了幾杯后稀里糊涂地就簽了一份合約”。據媒體報道,那份合同中起點中文網以10萬元的價格拿到了《鬼吹燈》第一部的包括影視改編在內的全部著作財產權。

如今《鬼吹燈》系列的IP歸屬之混亂,作者與平臺之間的糾紛都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明白的了?!侗I墓筆記》的情況稍好一些,2014年,歡瑞世紀從南派三叔手中購得《盜墓筆記》1-9部的版權,版權費合計500萬元,包含從2013年開始六年電視劇版權。在近期南派三叔特地在微博發布記錄,2019年5月26日在歡瑞的盜墓筆記版權已經到期,回到了自己手中。

他們賣出版權的時間段,恰是國內小說IP開發市場成型崛起的前奏。如《鬼吹燈》《盜墓筆記》這樣熱度的長篇連載網絡小說,按現在的IP開發邏輯來說顯然需要一個更全盤的考慮——放到全球的背景下,就像是漫威電影宇宙的開發與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老式超級英雄電影的區別一樣,是不同時代的產物。

以艾瑞咨詢《中國文學IP泛娛樂開發報告》中的發展歷程分類來打比方,南派三叔、天下霸唱顯然是在1.0、2.0時代匆匆出手的,《三體》更是還沒有完成從文字到影像的基本跨越。統一世界觀、平臺主導多媒體互動的4.0,顯然更需要版權的集中統籌,在有足夠實力的運營者手中發揮出更大能量。

在授權之初,或許連帶作者、版權購買方在內都沒有理解到其中蘊含著多么大的市場能量。這種能量卻被分散了——以鬼吹燈為例,電影方面陸川《九層妖塔》和烏爾善《尋龍訣》兩部電影同一年上映,同樣的角色姓名和全然不同的其他設定,2018年又有全新陣容的《云南蟲谷》;改編劇方面更是五花八門,一部劇一套班底,質量從好評如潮的孔笙導演版《鬼吹燈之精絕古城》到豆瓣3分《鬼吹燈之牧野詭事》這樣的掛名雷劇,亂七八糟層出不窮。

并且因為早年版權合同的糾紛,原作者也通常對改編作品處于“看客心態”。天下霸唱就公開表示:“我巴不得不參與,因為我也參與不過來。萬一不好,我就跟大伙兒一塊兒罵唄,萬一好,我就跟大伙兒一塊兒鼓掌。”

兩大盜墓網文IP的開發都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戰?!侗I墓筆記》雖然劇集改編權主要在歡瑞手中,實際效果也差不多,劇集項目與項目之間毫無實際統籌,各自割裂,近期播出中的《盜墓筆記之怒海潛沙&秦嶺神樹》豆瓣評分5.2,被部分網友稱為“版權到期前的趕工作品”。

時而靈光一閃出現優質影視改編,時而被打回原形。這一來是不同制作方的水準差距,二來也因為版權的分散、原作者的被動,使得正確的影視化方向也未必能夠在其他項目上被堅持下去。好的歸好,爛的依舊爛。真人影視項目急于上馬蹭熱度,內容質量退居次席。

新近開發較晚的一些IP就更為謹慎克制,更有條理。例如墨香銅臭的小說《魔道祖師》,從晉江文學城的小說連載,到企鵝影視、視美精典出品,騰訊國漫頻道播出的動畫,同步出現的漫畫版、改編廣播劇等等,完成度、質量都相當高。在動畫獲得空前成功后,改編劇《陳情令》才將在2019年7月上線。

而知名度更高的盜墓IP們,還在為版權的混亂買單,久久沒有高口碑作品出現;《三體》系列改編權,還捏在游族手中,成功影視化遙遙無期。并且據知乎上影評人張小北在相關回答評論區的討論,《三體》的影視改編權是無限期/已經續期了的,這就更令粉絲心憂了。

告別蠻荒時代,IP開發需要重啟

如南派三叔在《盜墓筆記》回歸之后,進行重啟統籌運營或許就是一個主要的方向了。值得注意的是在《盜墓筆記重啟》官微中,已經打上了“盜墓筆記大宇宙”的標記。

同樣的,天下霸唱在新作品宣傳中,也早已用上了重啟“霸唱宇宙”的用詞。

如果用現在的眼光倒推當年進行反思,無論是天下霸唱、劉慈欣為代表的作者方,還是低價購入版權迅速進行影視開發的影視公司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天下霸唱對版權法律的不了解導致以白菜價售出了首部作品影視版權,也是因為當時大環境下IP市場處于雛形,單打獨斗的作者考慮不到。

而手握影視改編權的版權方和影視公司,也未必能做出客觀的判斷——作者個人過于輕率地一股腦賣出版權,喪失了影視改編的主動權;影視公司拿到大IP后,也沒有對改編的難度有客觀的認識。做得好的《尋龍訣》和《鬼吹燈之精絕古城》始終是個例,更多是蹭著IP熱度甚至難產的項目。這一點在《三體》的開發過程中最為典型。

至今,《三體》電影究竟如何仍然是一片未知混沌。4月30日,有投資者向投資方之一光線傳媒提問《三體》相關計劃,光線傳媒公司回答表示,“《三體》在后期完善中,公司已對科幻作品版權進行布局。”

手握《三體》版權,堅持以自己擔任導演為條件進行合作的張番番,當時就經歷了許多網友的口誅筆伐。原本《三體》的電影化就是一項困難重重的事,張番番當時的經驗僅有《密室之不可告人》《密室之不可靠岸》兩部懸疑片,游族也是新公司,《三體》多年來未能成功影視化,電影版權方難辭其咎。

這樣看來,南派三叔在版權收回手中后發博感嘆世道變遷,來日方長,也不難理解了?!侗I墓筆記》的重啟、“盜墓筆記大宇宙”的說法提出,都有著當下開發大世界觀IP的統籌理念在內,雖然成品如何尚無定論,但從跟上IP市場節奏的角度來看,《盜墓筆記》至少比《三體》幸運多了。

【來源:鋒芒智庫                作者:指月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盜墓筆記》 《三體》 IP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最新文章

相關推薦

1
3
秒速时时彩